《芬奇》:溫情閃耀的科幻末日片
      • 來源:科普時報
      • 作者:付國豐 翟雪連
      • 2022-03-13 07:07

         

      電影《芬奇》海報

          根據預告片和先睹者的劇透,可知《芬奇》是一部末日題材的科幻片。

          說遠一點,“末日”的想法起源于冷戰期間。那年頭美蘇都有能毀滅地球幾十上百次的核彈,萬一某個人一激動按下核彈發射按鈕觸發了核戰爭,地球將變成一片廢土。上世紀末,在游戲《輻射》和科幻電影《瘋狂的麥克斯2》的推動下,廢土題材成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而廢土本身的內涵也有所擴大,除了核戰爭外,還有生化技術失控、環境惡化、巨大自然災害導致文明被摧毀,這些匯聚在一起形成了“末日”。而末日題材的科幻片,總是過多地展現人性中的惡,人性惡構成了主角的敵人,主角在末世中掙扎求生,與各種邪惡勢力斗得死去活來、精疲力竭,讓人看著心累。

          近日這部片子登陸優酷,綜合評價相當不錯。畢竟,《權力游戲》的導演,《奇異博士》的編劇,《薩利機長》的主演,戛納影帝的動作捕捉拍攝,這樣豪華的陣容讓人還是有所期待。

          期待果然沒有落空,這部末日片一反同類題材硬朗、黑暗、冰冷的常態,難得地散發著陣陣溫情。

          它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太陽耀斑爆發破壞了臭氧層,電磁脈沖毀掉了絕大多數電子設備,人類文明崩潰了。致命的紫外線毫無遮擋地照射著地表,地表溫度高達80℃,不穿上防護服,幸存者無法在地表活動。

          一個年老并且已經受到輻射染病的程序員芬奇,帶著一只狗生活在一個小小的避難所。芬奇自知時日無多,所以造了一個機器人,希望在自己去世后,由機器人來照顧這只狗。然而在機器人誕生的當天,巨大的塵暴逼迫他必須帶上狗和需要學習一切的機器人踏上求生之路。

          一路上,機器人杰夫——這個名字是它自己取的——學會了走路、奔跑,學會了開車,學會了芬奇的生存之道,然而在它的根本任務上卻遇到了困難:小狗不信任它。而芬奇是把這作為第四定律設置在杰夫的電腦中的,并且高于機器人三定律。它的內容是:如果芬奇不在,機器人必須保護小狗。

          經歷了一番波折,在接近目的地的時候,芬奇去世了。杰夫火葬了他,帶著小狗來到了芬奇一生都沒來過的金門大橋。小狗終于接受了杰夫,跟著它浪跡天涯。

          影片并沒有美化末世,這個末世仍然是充滿了被釋放的人性惡,而它著力表現的,卻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人性善的一面,溫情也由此產生。而其中的推動力,是芬奇對人性的反思和懺悔。

          芬奇曾經有過這樣一段經歷:有一次,他找到一個超市,準備找些食品做補給。一個年輕的母親帶著她的女兒也來到這里。小女孩拿著槍,她的母親告訴她,如果見到壞人就開槍。芬奇隱藏了起來。然后來了個強盜,打死了這對母女。芬奇沒有挺身而出保護她們。強盜走后,芬奇在小女孩攜帶的背包中發現了小狗。于是他帶走了小狗。

          芬奇是個本性善良的人,這件事令他對自己、對人性產生了懷疑:在這種環境中,自己竟然見死不救,那么人性到底還值得信任嗎?

          他收養小狗的行為,既是對自己一度怯懦的懺悔,也是在努力向自己證明:在這末世中,人性并沒有消失,不搶劫、偷盜,不作惡,一樣可以生存下來。讓小狗在末世中好好活下去,成了他對人性善良一面的寄托,為此他安排了杰夫在自己死后繼續保護小狗。

          溫情就這樣產生了。

          而機器人杰夫則是對人性的新考驗。

          它是芬奇的造物,然而,旅途中它飛快地成長,自我意識逐漸覺醒。最初它像個學步的嬰兒,很快長大為跟著父親工作的孩童。在危機到來時,他成長為可以保護父親的少年。而在芬奇去世后,它則變成了一家之長。

          成長過程中,它知道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壞,知道了末世的險惡。而它,并沒有“學壞”。在芬奇病重的時候,它主動承擔起開車帶路的重任;在芬奇要放棄的時候,它堅持要到象征著生的希望的金門大橋去;它一直想方設法和小狗改善關系,鍥而不舍。

          它與芬奇的“父子”關系,從機器人到人的蛻變,它的善良和堅持,是這部影片中最大的溫情。

          影片對劇本有非常高的要求,它的背景設定與《我是傳奇》高度相似,故事情節走向完全不同,一人一狗一機器人,劇中真人僅出現主角芬奇一人,在背景交待、劇情推動、沖突承載上卻毫不突兀,即使在面對“敵人”即黑暗面的緊湊劇情中,出鏡的只是一輛打開車燈的汽車,既可以做到節奏令人緊張,絲毫不遜于恐怖片的氛圍營造,同時又不會破壞全片的溫情氣氛。

          而一個不合群的程序員,可以抱團取暖的是一只小狗,和小狗可托付終身的機器人。這巨大的反差不禁令人思考: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當人人都可以舉起鍵盤所謂“伸張正義”的今天,當我們或慷慨激昂指點江山,或義憤填膺地評論國際局勢之時,是否想過,自身所處的物質基礎極大豐富的現在,也是一種得來不易的幸福?在末日降臨的那一刻,人類是否真的無法統一起來共同面對困難,注定是分崩離析的局面?影片最后,金門大橋上幸存人們留下的只言片語所表達出對親人的思念,給出了意味深長的思考。

          (第一作者系科幻作家,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第二作者系科普作家)

      責任編輯:于翔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聯系我們!
      一级一级A片视频正版,一级一级毛片A级毛片,一级一级毛片免费版,一级一级毛片免费播放,一级一级毛片免费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