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華夏文明的力量守護世界文明
      • 來源:科技日報
      • 作者:張蓋倫
      • 2022-02-26 18:07

        

      工作人員在茶膠寺施工場地清理發現的濕婆神像     (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供圖)

         “1959年8月,蒙古國文化部一處長忽然來京,催促余工和我即日赴蒙參與維修工作。當時我患癩痢未愈,不得不帶上合維素之類藥物,急匆匆隨余工第二次來到了烏蘭巴托……”

        這是北京古代建筑修整所技術員李竹君對20世紀60年代援助蒙古國維修古建筑的回憶。

        這一項目也開啟了中國文物工作者走出國門,保護遇險文化遺產的歷程。

        幾十年來,從聯合開展瀕危遺產的保護,到積極參與沖突地區遺產事務的國際治理,中國文物工作者也經歷了從單純修文物、執行任務,到緊跟國際趨勢,擴展視野,實現文明智慧交流互鑒的過程。

        保護遇險的文化遺產,為困難中的人民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是一份崇高的事業,中國始終在場。

        以真誠務實,拯救他國瀕危文物古跡

        李竹君提到的援助項目,其實始于1957年。

        根據中蒙文化合作協定,文化部文物事業管理局(國家文物局前身)委派北京古代建筑修整所支持蒙古的古跡修繕。北京古代建筑修整所工程師余鳴謙和技術員李竹君赴蒙古,對烏蘭巴托興仁寺和博格達汗宮兩處喇嘛廟古建筑進行了勘察測繪,完成了修復設計方案。

        然而,由于此次修復項目技術難度較大且工藝要求高,還需在蒙古國40周年國慶之前修復完畢。即將開工之時,蒙方強烈請求中國專家再赴現場親自指導。

        李竹君回憶,當時蒙古國在古建筑保護工作上幾乎是空白,工作條件很差。天氣寒冷,建筑工人在工棚內砌火墻取暖;人員不足,從國內又抽調選拔了25名古建工人;當地修復材料短缺,中國提供青磚灰瓦、生桐油、顏料等許多材料。油漆彩畫工程涉及每一座建筑物,于是他們招用了30多名當地蒙古小工,其中少數是略懂繪畫知識的老人。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中國的師傅一邊手把手地培訓指導,一邊實地操作,直至達到預期目標。

        兩座殘破的喇嘛廟,經過歷時兩年的維修,最終以整潔樸素的歷史新風貌展現在世人面前。

        我國深度參與全球瀕危遺產的保護,則是在20世紀90年代的柬埔寨吳哥古跡國際保護行動。

        20世紀中后期柬埔寨國內戰亂期間,吳哥古跡遭受了嚴重破壞。1993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拯救吳哥古跡國際保護行動”東京會議上,中國表示,將派遣最優秀的文物專家,無私提供所掌握的修復技術。中國成為吳哥古跡保護行動最早的一批發起國和參與國之一。

        吳哥古跡的國際保護行動至今經歷了三個階段。1992年至2002年是搶救階段,解決文物安全等基礎問題。2002年開始項目進入第二個階段,幫助當地脫貧和可持續發展成為文物保護之上的主要目標。2013年底,第三屆保護吳哥古跡政府間會議的召開標志著第三個階段的來臨,這個階段更加突出社區、宗教、生態、旅游等概念。

        中國參與吳哥古跡保護行動的三個階段也呼應著上述三個階段的特色。

        在第一階段,中國項目組的工作總體上圍繞文物本體展開。在第二階段,中國與柬埔寨技術人員組成的聯合工作隊在修復文物的同時,也將目光投向了當地人和當地人們的生活,文物的修繕改善了周邊景觀,還帶動了當地經濟社會發展。自2019年啟動王宮遺址項目后,中國在吳哥的工作進入第三個階段。除了對文物本體進行風險評估和保護修繕外,中柬聯合工作隊還針對王宮遺址的歷史研究、生態環境保護、全面展示利用和社區協調發展等專題開展研究與設計工作,將中柬文化的宣傳交流、專業人員技術教育培訓以及數字化平臺建設等工作貫穿整個保護修復過程。

        中國參與吳哥古跡的保護至今已近30年,始終沒有忘記當年許下的承諾——以真誠的態度和務實的精神,贏得當地人的信賴。

        以大國擔當,保護沖突地區文化遺產

        文化遺產,會受到歲月侵蝕,會因天災受損,也會因沖突和動蕩,而陷于險境。此時,這些人類文明的瑰寶,需要一處避難所。

        2016年12月,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框架下,保護瀕危文化遺產國際大會在阿聯酋阿布扎比召開。會議通過了旨在成立“瀕危文化遺產保護國際基金”和“國際文物避難所網絡”的《阿布扎比宣言》。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以中國政府代表身份參加會議并作大會發言。2017年下半年,基金轉為“沖突地區文化遺產保護國際聯盟”,以國際組織形式開始運作。

        2017年5月,國家文物局推動中國國家博物館、盧浮宮朗斯分館和蘇黎世國家博物館共同成為全球三個“國際文物避難所”。2018年至2020年,我國為聯盟提供了持續的資金支持。2018年6月,國家文物局、中國國家博物館分別派代表加入聯盟董事會和科學委員會,實質參與管理工作。

        這是我國深度參與國際文化遺產治理的體現。

        截至2021年12月,聯盟已經在近30個國家開展了150個項目。比如,波黑國家博物館在20世紀90年代戰爭中受到重創,聯盟劃撥了60萬美元用于該博物館考古部和自然遺產部的重建。埃塞俄比亞的拉里貝拉以其公元11至13世紀修建的嵌入火山巖的教堂而聞名,近年來,風化和腐蝕嚴重影響著文物本體的安全,埃塞俄比亞國內政治局勢的動蕩也讓這處遺產面臨威脅。聯盟劃撥了15萬美元,用于加固文物本體,并針對當地的工匠和遺產專業工作者開展培訓。

        中國國內的多家博物館還曾攜手接力,共同守護處于危機的阿富汗文物。

        20世紀80年代,阿富汗文物工作者在戰火中冒著生命危險,保護了巴克特里亞王國和貴霜帝國等時期的一批珍貴文物。本世紀初,阿政府用這批文物組織了“阿富汗珍寶展”在全球巡展,展示阿富汗文明,也保護文物免遭戰火。

        2017年3月,該展首次亮相中國,在故宮博物院展出后,反響熱烈。由于后續巡展國取消展覽計劃,這批文物面臨回國后不可預見的風險。這時,國家文物局積極統籌國內資源,責成中國文物交流中心與阿方協調合作,全力支持阿文物繼續在華巡展。

        在我駐阿富汗使館的支持配合下,經多方共同努力,自故宮博物院后,展覽又在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館、鄭州博物館、深圳南山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南京博物院、香港歷史博物館等八地九家博物館展出。

        在此過程中,中方始終懷著對阿富汗文明的崇敬之心,以尊重、包容和謙虛的態度,與阿方密切溝通協作,推動巡展順利進行。2020年2月,巡展在最后一站香港結束后,阿方提出將展品運回阿富汗。此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多家航空公司停運,運力銳減,國際運費暴漲,文物返阿面臨新的困難。中方充分理解和尊重阿方決定,為確保文物安全返阿,多方尋求資源,并在多次論證后制定了詳細文物回運方案和安全預案,克服重重困難,協助阿方將文物安全運抵阿富汗首都喀布爾。

        這3年巡展,展現了我國珍視和保護人類文化遺產的大國擔當,體現出用文明的力量守護文明的大國風范。

        今年1月31日,“沖突地區文化遺產保護國際聯盟”第二屆捐助方會議在法國巴黎盧浮宮舉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長、國家文物局局長李群出席會議并致辭。李群在本次會議上向國際社會提出三點建議——勇擔共同的責任、匯聚共同的力量、重塑未來的希望,這也正是中國60多年來援助他國保護其瀕危遺產、守護受到沖突威脅的文物古跡時不斷摸索和總結思考的智慧。

       ?。ㄗⅲ捍宋闹兴谩盀l?!备拍?,指廣義上文化遺產由于自然和人為的各種因素而處于不利環境中、亟待保護和修復的客觀狀況,不是按照“瀕危世界遺產名錄”對文化遺產的分類和定性。)


      責任編輯:于翔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聯系我們!
      一级一级A片视频正版,一级一级毛片A级毛片,一级一级毛片免费版,一级一级毛片免费播放,一级一级毛片免费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