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研究和重寫文學史——讀詹玲《當代中國科幻小說轉型研究》
      • 來源:文匯報
      • 2022-01-10 17:07

      進入新世紀以來,科幻小說異軍突起,這是當代中國文壇最為引人矚目的現象。在短短十年間,科幻從“寂寞的伏兵”,變成流行文化的前鋒,對于研究者和批評者,提出了重要的議題。作為類型小說的科幻,其實比其他文類更具向心凝聚力,科幻批評也有其傳統,立足科幻圈內自成一統。另一方面,科幻的歷史、文類和詩學諸種問題,以及從中延伸出來的生態、技術、烏托邦、后人類等理論問題,在一個更廣泛的意義上成為文學研究界所需要共同面對的課題,科幻研究(與數字媒體、人工智能問題)由此可能正在促成學術領域的范式轉變。也就是說,在科幻小說挑戰文學傳統的同時,有關科幻的探討也在打開文學研究新的思考面向。

      詹玲的這部新著體現了這方面的努力,即從文學批評、文學史研究的角度來面對科幻帶來的挑戰,不僅僅對科幻小說做出恰當的評論,也是從科幻出發來重新調整文學研究的格局。在學科的意義上,科幻不僅作為一個對象具有研究價值,而且科幻引發的思考,促使學者重寫文學史:“包括科幻在內的”文學史。

      詹玲與科幻圈內成長起來的批評家所共有的,是對于科幻的興趣,但詹玲也是出身中國現代文學學科的學者,比如她此前對于歷史小說的研究,已經顯示了她的學術眼光。最早把她引向科幻研究的,其實正是科幻小說中的歷史話題;而關注科幻小說與歷史小說之間的關聯,使她一開始就把科幻研究聯系到文學史的反思中。在她最終呈現給讀者的這部著作《當代中國科幻小說轉型研究》的緒論中,她直接描述了這樣一種開放性、歷史化的科幻研究的意義: “嘗試將當代中國科幻小說的發展史放入整個當代中國小說史甚至文學史的框架下,將科幻小說作為文學發展的組成部分”。

      無論在中國還是西方,最初的科幻研究者往往重視晚清和當代這兩頭。從晚清研究中發生的對于晚清文類的研究,吸引不少學者在思想史、科學史的框架內考察晚清“科學小說”的起源和發展。近十年來,特別是在劉慈欣等人的代表作品進入世界文學的場域之后,則有許多從當代政治學與倫理學出發的科幻批評,以及由此展開在哲學和詩學層面的闡釋。詹玲則將晚清科學小說與當代科幻新浪潮置于一個長時段的考察中,她對種種當代議題(如科文之爭、民族和傳統資源)加以歷史化處理,并以詳細的歷史資料,寫成了一部當代科幻文學史。

      貫穿于這部歷史的一個重要主題,是考察科幻在科普任務和文學自覺之間的曲折道路,這其實也是書的標題所指涉的“轉型”的意義。詹玲的研究,將科幻小說從上世紀初誕生時就兼有的“開民智”科學啟蒙與文學現代性這雙重命題做出辯證的梳理。她指出,新中國成立后的前十七年,科幻小說的主要任務曾一度是宣揚技術理想,但當時“旁逸斜出”的文學性嘗試為科幻小說在八十年代再度興起之后的轉型已經埋下線索。改革開放初期曇花一現的科幻熱,糾結于姓“科”還是姓“文”的爭論,雖然在人性表達和通俗化的層面呈現出文學性轉向,卻并未完成轉型。直到在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這個文類再度興起,隨著各種外部、內部條件的成熟,中國科幻才充分實現了將文學性和科學性充分結合的轉型。

      對于當代科幻小說轉型過程中許多具體現象和作品的分析,都顯示出詹玲的研究一直并未離開最近二十幾年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最重要的主題,即人文精神的思辨。比如她分析韓松《宇宙墓碑》時所做的一些判斷:韓松描繪的主題是技術和人文的沖突,人類以人定勝天的傲慢,進行宇宙大開發,修建紀念碑一般的宇宙墓碑,卻完全背離人的生活;只有“那個通曉了此在生存的本真狀態的小墓主人,學會了與宇宙彼此尊重,和諧相處的道理,修筑了與宇宙聲氣相通的小墓,終得以詩意地棲居于宇宙之間”。我此前還沒有看到有誰像詹玲這樣清晰明了地解析韓松技術美學的人本主義基礎,然而,也正因此,她才更能體會韓松筆下技術與人文的撕裂,這也是后來一直延續到韓松寫后人類生存狀況的《醫院》等作品中的基本旋律。詹玲從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傳統出發,會自覺認同中國科幻小說中暗藏的人文主義這一“執念”,同時對于這個現象做出反省。她對這個線索的梳理從二十世紀初直到二十一世紀初,甚至對《荒潮》等當代作品分析時,她也判定它們“都在堅持傳統人性、人道主義以及對自由、真和善的堅守”,但同時,她也清醒地指出這些作品展現的“后人類”遠景對文學所依據的人文精神的挑戰,而且去思考“如何寫出身份破碎、重組之后的人類社會情狀,以及新人文主義可能的價值傾向”。

      詹玲著作的另一個優勢,是她在各種新異的思路中,總會發現來自傳統和歷史的出處或影響,這中間有些洞見受惠于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的整體性格局。比如她在分析《三體》時指出這部太空史詩的情節中體現出反特/諜戰模式,從這里可以看出她在十七年和新時期文學方面全面深入研究的功底。這一判斷將《三體》文體和情節構造方式的許多特征,放在了文學史長線的考察之中,從中看出科幻轉型所體現的文學性和文學通俗化兩重傾向,都有更深遠的文學史線索。更重要的整體性判斷,則來自詹玲對中國歷史題材科幻小說的分析,在這一部分,她實際上對科幻所具有的全球化文類與民族國家書寫這兩重屬性做出了更多植根于中國語境的闡釋。詹玲對從童恩正到燕壘生、飛氘、寶樹幾代作家筆下的民族歷史主題的分析,不僅是提煉出中國當代科幻在整體上具有的“本土化、民族化”的主題傾向,而且更是對中國式科幻書寫方式的總結。這也正是從歷史化思維的角度回答了“什么是中國科幻的中國性”這個人們時常提出的問題。

      詹玲這部新著分成上下兩編。上編對中國科幻小說做出縱向的歷史梳理,其中四章分別論述十七年科幻“科普化”的第一次轉型、改革開放初期糾結于“文” “科”之爭的第二次轉型、世紀末醞釀第三次轉型的沉寂期,以及新世紀到來之際中國科幻新浪潮體現出來的第三次轉型。下編則是橫向展開三個重要科幻主題的論述,分別是歷史書寫與本土傳統對科幻的影響、賽博格后人類主題對科幻人本主題的挑戰、太空史詩為當代科幻開拓的美學空間。詹玲討論的作家包括從鄭文光、童恩正到吳巖、韓松、王晉康、劉慈欣以及陳楸帆等幾代科幻人,分析的作品囊括《三體》《荒潮》《銀河之心》這些重要長篇,以及數以百計具有代表性的中短篇小說。最重要的是,科幻批評融合在文學史的整體描述中,這為理解中國科幻的發展歷程提供了一個較為完整的歷史脈絡。

      我最初了解詹玲的研究興趣,是幾年前她在哈佛大學英文系做訪問學者時。我最初閱讀的她的論文,就是從歷史題材的科幻入手,探索中國科幻在本土化、民族性方面發展出的特色。此后,在國內外的多次會議上,我陸續了解她更多的課題興趣。三年前,她在杭州主辦了一次精彩的中國科幻轉型研究會議,并邀請我參加。無論在學術交流,還是個人研究方面,我都很佩服詹玲的扎實作風。2020年疫情期間,她完成了這部厚重的著作,我兩度閱讀全稿,認為她這本書在當前的科幻研究中具有坐標意義,所以寫下這篇序言,向科幻界、以及更廣義的文學研究界的朋友們推薦詹玲的新作。2021年4月5日 波士頓(宋明煒)

      責任編輯:吳桐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聯系我們!
      一级一级A片视频正版,一级一级毛片A级毛片,一级一级毛片免费版,一级一级毛片免费播放,一级一级毛片免费播放器